CI&T精益教练

数字化转型时代,我们需要什么样的领导方式?

img
思艾特
03/20/2020
CI&T精益教练

我们生活在产品和服务数字化的时代,企业和消费者越来越习惯于通过科技来解决自身需求和欲望,以一种便捷且满意度不断提升的方式。几年前,谁能想象得到,订餐、打车、共享汽车、办理银行业务、看电影、甚至网恋,会变得像今天一样便捷?这一切如今通过手机应用都能轻松完成。如果体验不够好,在一秒内就可以重新选择。简单、快速、免费。

毫无疑问,这使得许多成功的传统大型公司急于推出新产品,以免失去市场。他们深知,如果不采取及时行动,创业公司会夺走他们的市场份额。根据巴西初创公司生态系统数据库 Startupbase 收集的数据,目前仅巴西就有约12800家初创企业,分布在银行、零售、教育甚至民用建筑等各个领域。 

这种快节奏的商业环境最终驱使所有公司进入数字化转型的时代。然而,企业中的团队成员出生在不同的年代,有着不同的经验,对数字环境的熟悉度和融入度也高度差异化。显然地,婴儿潮一代、X一代、千禧一代 (Y) 和Z一代对当今商业的核心主题在理解上存在着不同。在这种情况下,公司和领导者是否已准备好开展沟通,以便使各年龄层员工就目标和愿景达成一致?

公司需要的领导者

有很多文献讨论了不同类型的领导方式,如专制型、民主型、仆人型和教练型。在专制型领导方式中,决策集中在一个人身上。最初,基于决策人扎实的经验,这种方式带来一些良好的结果。然而,在这样一个变化无常的环境中,这种经验——即过去有效的经验——从长远来看并没有价值。此外,这种管理风格最终会在团队建设中引起冲突。比如,年轻一代如果失去提问或对话的机会,就不会很好地接受命令。反过来,当高级专业人士的职能被简化为仅仅是执行时候,他们也会变得缺乏动力。

民主型领导方式中,大家倾向于分担解决问题的责任,并由团队成员协作做出决策。这种领导方式中,团队成员间常常互动。但是,如果被应用于一个没有太多经验的团队,它可能会浪费时间,导致难以达成共识。如果团队是由不同资历级别的人组成,这也会阻止更多年轻人表达自身的观点。 

事实证明,以上两种领导方式在应对数字实践上都是不合时宜的。除了协作之外,还需要产生真正的观点交流和灵活性

随着2004年《执行长官》(Monge e Executivo)一书的出版,仆人式领导方式声名大振。书中提到许多今天我们仍欣赏的领导人的行为:他们都亲临现场、能够倾听团队的需要、聆听问题、言传身教、分享经验及拥有说服力。仆人式领导者的角色是指导团队,并在问题出现时激励并指引团队。与专制型领导不同,仆人式领导与团队一起构建解决方案。与民主型领导的区别在于,仆人式领导能够理解团队成员之间的差异并与他们一起工作。

仆人式领导的特征似乎与数字转型的需求完美契合,但他们是否足以领导数字化转型?我们认为,在特定场景中,比如在混乱的危机中——当一个问题出现,需要立即解决——这种领导方式非常适合。然而,它还不足以涵盖其他数字化方面的需求,如组建好团队,通过实践和学习来高效和持续地改善。

这是因为,如果领导层将指导下属视为工作重点,往往会阻碍创造力在团队中的产生,最终下属都会非常依赖上司的指导。如果最后的决定权总是属于充当指导者的人,那么团队就无法获得足够的运作自主权,从而不能在数字化环境中获得必要的灵活性。

正是因这个原因,在我看来,数字转型时代最需要的是教练型领导。在CI&T,我们称之为精益教练。

什么样的领导才能被称之为精益教练呢?他应该能基于精益管理的原则,如持续改善,对在问题中发现机遇和协同有着清晰的视野。此外,他还要拥有教练的素养,如寻求自我认知和发展的技能与能力。运用极端的同理心,精益教练从每个人和整个团队中挖掘出他们的潜能,以提升他们的表现。他们不是直接指出解决方案,或在解决问题时充当指导者角色,而是领导团队开展讨论,产生对问题的清晰认识,促进团队独立地提出解决方案并执行。

这种领导并不提供所谓答案,他的主要目标是释放人的潜力,培养创造性思维,帮助团队以更自主有效的方式解决问题。这会产出什么样的结果呢?更为协作的环境,专业人员更高的参与度,团队能够提高他们的技能,创造性地为业务和客户产生更为积极的影响。

然而,如前所述,在需要紧急和应急措施的情况下,领导者需要发挥更多的指导能力,来指导应对措施和解决方法。因此,我们要清楚,我们必须权衡每个领导模式的特征和限制,并知道何时该采取何种领导模式。这将取决于市场环境、公司当前实际、团队的数字化成熟度和风险偏好

看到这里,你对自己公司现在需要什么样的领导模式有答案了吗?